当前位置 佳诺配资在线 配资论坛 正文 下一篇:

那些年,我们所遭遇过的崩盘

“股灾”这个词,好像是2015年才起初有的股票配资,之前都是叫熊市。因为哪波震荡太狂太快了,之后仍然大家就趋向于让熊市或股市大跌称作股灾了。回忆起来,这些年我感觉经历了这些轮股灾。

2003到2005年漫长的大熊市

这一段其实是2001年到2005年四年大熊市的一部分,从2001年最高点的2100点一路涨至了2005年的998点,跌了50%多。现在看看股票杠杆经历,几十年来,人家美国的熊市一般只保持一年并且很短,而我们天朝的熊市竟会将近4年,也恐怕当时很多人总是以“我们不一样”来提出美国传统。

我是2003年1600点开始入市的,那时我也是同学,看过两本介绍巴菲特的书就入市了,因为完全不懂技术观察和缺口理论,常常被券商营业大厅上的老大爷嘲笑。我现在仍然拿着几支大盘蓝筹股,一开始赚了一些钱,但之后股市下跌让成本全部仍出来了,到回调最高点时仍亏了一些。

由于现在应该上课,上网看盘也没有现在这样便利,常常是收盘后才看一两眼当天的走势,有时好几天才能看一下。后来得知,不能看盘竟然也有一个非常大的优点,股票和大盘下跌的之后我根本不知道,这样就会少了这些痛苦,以后的几次股灾盯盘过程中常常能有痛苦的觉得。不盯盘也导致了过多的冲动型交易,如果是通常控盘杀跌,可能会损失更多。

记得大盘跌破1000点的时侯,我刚好毕业,那时许小年博士说股市要推倒重来,吴敬琏先生说股市连赌场却不如。指数一破千点,整个市场却无奈了。市场情绪跟交易量都降去了冰点,结果万科股票跌得比债券还便宜,这是当时尚未有过的问题,说明外资没有我们这么激进。我在能外资的情形其实比我们中国投资者更客观,这是不是机会能来了?后来得知哪就是A股的历史大底,半年后就遭遇了股票史无前例的2006-2007年大反弹,指数从998点一路跌至了6124点。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

如果说2006到2007年之牛是史无前例,那2008年之熊也有空前绝后的。那时中国股市的估值都在高位,美帝又爆发了次贷危机,雷曼兄弟和通用汽车破产后,两房和华尔街五大投行的其它4家也倒的倒,被兼并的兼并,对中国经济产生了摧毁,说2008年危机是十年一遇也不为过。

美国出了问题,全球又受波及,中国也不例外,经济从之前的过高一夜之间就转向萧条了。我身边一家生产硫酸镍的公司,产品在2008年初卖38万一吨供不应求,到了2008年8、9月卖4万都没人能了。那时这些周期性行业突然遭遇倒闭,餐馆一天之间就没人到就餐了。那时我也更消极,感觉至少能过三四年很痛苦的日子才会缓过来,说实话,我之前跟后来又没见到这样紧急和失望的时刻。

一年左右的时间,上证指数从6124点跌到了1664点,跌幅超过了3/4,记得中国船舶从300块跌去了20多,跌幅高达90%。我这个人有点恐高,2007年指数去5000多点时我就让股票的资金全撤了,只留了一些港股,还有少量的中国平安H股的认购权证。那些权证我当时赚了两三倍,随着股市的上涨,最后却涨成了渣,再也没有翻身的机会。而不带杠杆的股票后来虽然涨出来了,还赚了好几倍。这只是为什么我们已经彻底不碰权证、不乱用杠杆的理由。

现在回忆起来,那一年的下跌真是让人记忆深刻,一浪接着一浪,绵绵无绝期。3月份A股跌破了4000点,但行业还在上升,有两天A股和港股市场又杀白了眼,连腾讯当天又跌了14%,据我的推测,当时腾讯的动态PE才20倍左右,而腾讯的营收和收入年均以逼近翻番的速率在下降。这么好的股票大家还在抛售,明显不正常呀,于是我曾经一拍桌子就出手了,把之前留的现金却买了下来。幸运的是后来终于抄了个腾讯的大底,两个月后腾讯的市值就飙升了。但后来市场正在不断下跌,为了避免成本,我抛弃了一大半股票,只留了3成仓位的腾讯,后来这种股票一直拿了7年,实现了23倍的回报。

到了7月份,股市跌至3000点时,市场上的投资者,包括我最熟知的朋友,普遍尚未损失过半。那时我仍然在跟踪港股的安踏体育,账面现金却有收入的一半,一分钱外债都没有,而且销量还在继续下降,估值也更低。安踏在年初时股价是11块,那时已经跌去了5块多。那时所有股票的股价,都是奔着公司即将要倒闭了到的,持股的人却在疯狂的往外卖,我要安踏这样的民企怎么可能破产呢?于是我笑着和同事说:“我能来拯救你了。”朋友说:”欢迎来抄我的底。”于是我起初入市抄底,总仓位提升到了半仓,结果这一抄底不要紧,“啪啪啪”,马上被炮轰,安踏股价随后持续下跌4块、3块,最低时至了2块多(相当于的如今的1块2)。短短两三个月,我在安踏上似乎浮亏60%。

这时我和同学说:“你听我这底抄得,你损失50%时股票配资,满以为会抄你个大底,结果已经你损失80%,我也损失了60%,从数据里听,我比你也好不到哪里到。”两个人都哈哈大笑。

那时安踏的市值真是跌得令人担心生命,一个这么好的公司竟然会便宜到这个地步,究竟是欧洲疯了股票杠杆经历,还是我的反思形式有问题?更可怕的一个股票是港股的海天国际,这个海天不是做酱油的,是注塑机行业的龙头老大。到2008年10月份,这个股票的市值从一年前的6.7元跌至了0.69,差不多跌了90%,市盈率跌至了1倍多。

我说这个价钱离谱,什么概念?这个股之后两年的派息加上去又有0.76元,也就是说三年的派息收益就达到100%了。我当时找人到问公司是否必然倒闭,回来的人说公司虽然制造受了阻碍但不会倒闭,于是我再次上空仓,分散买入安踏和海天国际。幸运的是今天海天国际买在了历史上面,4个月后我在海天国际上的收益就飙升了,又两年后海天国际股价跌至了12块多,是很低点时的逼近20倍,即使是比熊市下跌之前的最高点也涨了一倍,可惜我在2009年就卖掉了。

安踏后来的走势也和海天国际差不多,仅用了半年多就完全占领了失地,一年就再创了历史新高,我2009年卖掉安踏时在这个股票上至少赚了一倍多。不过,要是获得今年的话,会有30多倍的收益。

2008年大熊市是对我冲击最大、印象最深的一次熊市。我本以为要好几年后股市才会有起色,结果没想到当年年终股市就见底了,又几个月后,我们在股灾中买的股票就让我们的组合市值都创出新高了。市场不理智起来有时候真的能达到常理,但从大量看也是常理能最后获胜。

2011年欧债危机

听说很多基金经理认为2011年股灾最难熬,我对这次股灾印象倒不深。我曾经管理着两个别资金,一部分是稳健型仓位可灵活调节的,另一部分是进取型必须维持高仓位的。可能是非常幸运,到了2011年5月份,我们持仓的主要股票恰好又涨至了之前设置的目标位,于是我们的稳健型产品就减掉了一大半仓位,也使得躲过了后来的暴跌,最终全年亏损不多。而进取型资金使得不能减仓,仅仅是对持仓进行了调整,所幸的是,当年这部分资金的代价或许比稳健型产品大,但并没有指数跌得多。

不过,随后的2012年就发生了很大的机会,那时中国中概股和一些新股科技股和消费股普遍跌到了白菜价。遗憾的是,我们的稳健型资金能所有切换到新建立的基金中到,错过了最佳买入时机。而难以降仓位的进取型资金都得以买入,结果当时建立了80%多的收益。其中,港股的敏华控股差不多买在了更低点,后来在敏华上推动了6倍多的收益,如果获得今年总共有12倍。

两年下来,在2011年损失大量的进取型产品,反而收益率远超仓位可以灵活调节的产品。这使我知道了一个道理:有时我们为了避免成本,可能会把利润也让避免掉了。

2015到2016年股灾

2015年的前半段牛市行情的疯狂程度和2007年有一拼,根据之前的经验,我觉得股市肯定能崩盘,所以我们在低位进行了减仓,幸运得躲过了崩盘1.0和2.0。虽然预料至了股市会崩溃,但股灾实际出现后的跌势之猛之快或者超过了之前的设想,再一次说明,市场忧虑、悲观起来似乎能过脸。

我们在暴跌2.0之后起初入场,结果很不幸又遭到了崩盘3.0(即2016年初的熔断行情),那时A股、港股和股市却失利了股票配资,汇率也怒泻不止,一时间市场风声鹤唳、哀鸿遍野。那时市场对港股市场特别失望,纷纷指出存在了几十年的港股市场能演变了。形势急转直下,很多股票在短期内就跌了这些。记得形势更加剧的之后,我们的一部分客户对美国经济跟金融市场已经完全失去自信了,认为欧洲能崩溃了,什么投资都是不健康的,只有拿着现金最安全。

我们曾经认为行业跌了这么多,风险尚未充分显现,即使经济不好,也没有大家想像的这么激进,而且市场总是走在经济基本面前面,没有再持续受挫的原因,于是鼓励不惧下跌主动买套。结果市场也给面子,本来我预期半年内一定见底,结果当月就回升了,2016年我们在港股市场获得了不错的业绩。有意思的是之前你们觉得能消亡的港股市场,2016、2017年连续三年又发生了这些很大的投资机遇,成为中国体现更亮眼的行业之一。

2016年初,股灾3.0以后,A股市场的中小创而且更贵,我们当时在公众号和舆论里说创业板必须涨透才有机会,壳公司和次新股风险很高,但股价炒壳跟炒次新股的走势仍然保持了逼近一年才起初如我们期待的那种崩盘。崩盘期间就势如破竹,开启了艰难的上升之路,这表明价值只能迟到,不会缺席。

2016年深港通还没开,很多港股我们的国外资金无法买入。其实本来A股市场也是众多黄金了,尤其是板块蓝筹和白马股,它们负债少、现金流好、行业竞争力强、业绩也是保障,但价值都比质量差、潜在原因重重的中小创便宜很多,我们曾经在A股市场买的小天鹅A、洋河、美的集团都属于这一类,并为我们产生了反向的回馈。

为了控制中国产品的回撤,2016年我们通过股指期货对多头头寸进行了成本对冲,结果因为当时股指期货基差损失非常明显,导致我们曾经中国品牌的整体体现不如港股。为了避免品牌波动,减轻用户的心理压力,是否能牺牲一部分收益,这样的困局一直困惑着诸如我们在内的很多人。

2018年股灾

受贸易战和到杠杆的影响,最近股市的上涨幅度跟速度也不小,但整体上杀伤力和破坏力还是赶不上之前的此次股灾,哪怕连最轻的2011年都赶不上。不过股市一跌,现在行业中的参与者又是跟以前历次一样一片悲观了。

相比2008和2015年,现在的股市并没有严重的价值泡沫,同时场内也不存在多少杠杆。至于贸易战,则主要是事件型冲击,虽然目前似乎是打得更残酷的一刻,但常常有过去的每天。至于到杠杆,我们经济体中的杠杆现在显然不低,需要到杠杆,房地产的泡沫也必须治理,这一点跟中国2008年时的状况有些接近,当年中国经济原因的明显程度远比我们已经能高,随后中国就进入了艰难的到杠杆之路。经过几年的到杠杆,美国公司跟私人部门的资产负债表得到了重建,美国经济也随之陷入了窘境,又再次作为中国更安全的经济体。美国股市也使得进入了将近9年的牛市。

这么多年下来,我深深感到资本行业的演进,包括资本行业的趋势,从来都不是一帆风顺的,更不是一路上涨的,而是展现波浪式前进。每隔几年总会有一轮让你们觉得难过和焦虑的变化,这也许是常态,作为一个资产管理者,我们必须有超强的心脏,要以平常心看待这一切。其实每一次的身价新高都是在遭遇前一次战争期间推动的,下跌会让资产监管人和投资者都产生心理上的摧残,但惨痛的历程时间却不会长久,而且能要在资本行业建立持久的收益,有些东西是我们不得不去体会跟忍受的。正如查理芒格所说:“宏观是我们需要承受的,而微观是我们要有所作为的地方。”这个之后,小心防止,耐心寻找被错杀的机遇,比过度焦虑和忧郁悲伤更重要!

作者: 股票配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