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火股票配资平台跑路,公司建在拆迁库房,有人一夜损失480万

文 | AI财经社 肖超

编 | 鹿鸣

本文由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平台、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又一个配资平台爆雷了。

近日,有不少股民向AI财经社爆料,一家名为“长红配资”的配资平台于3月15日疑似跑路,目前官网已经取消,交易系统能够登陆,平台客服也让投资者的短信拉黑而难以联系。

而在与长红配资相关的公开资料中,有报导称,因为有“严格的管控和服务能力并且独特的风控管理”,长红配资被某机构评为“2018最受青睐的股票配资平台”。

在有广州市警方前往的长红配资受骗微信群中,已填写交易信息验证身份的被骗投资者超过37人,涉案数额未达到1000万元。

等不到的80万提现

就比同学的提现申请晚了两年,朋友的25万元拿到了,自己的119万元却随着跑路的平台不知道去哪里了。

来自陕西的刘恒原(化名)是在同学的介绍下起初使用长红配资平台的,从2018年11月到2019年1月底,他分多次一共向平台投入了逾30万的款项,全部以1:10的配资比例操作,截至平台爆雷时,平台显示的净利金额为119万元。

刘恒原告诉AI财经社,2018年年底的股市行情不好,他在长红配资里的投资依然爆仓。但在2019年1月和2月中旬,他的1万元和7.6万元盈利提现都成功利用,而且通常是今天发起申请,下午就会去账,因此他对长红配资放松了防止心,并加强了投资。

在2019年年后的一波小牛市中,刘恒原投入本金20万元,再加上配资平台给的200万配资资金股票配资,一共以总数额220万元的资本操作。又由于正好选中了东方通信等妖股,刘恒原称,最多的之后两天才能赚20多万。由于股票一直涨,他就抱着或许会翻倍的看法,想又等等再提现。

3月8日,他向长红配资发起119万元的盈利提现申请,但平台表示只有提现80万元。10日,80万元的提现申请通过,但这笔钱都经常没有到账。在这期间,他的提现状态仍然显示为“请耐心等待”股票配资,微信客服也推脱称这次提现投资人很多,正在排队,还称因为证监会正严查配资,提现进度可能会延缓。

直到3月15日,长红配资的硬件能够登陆,微信客服也能够联系,刘恒原这才确定自己被骗了。

公司注册地点是拆迁库房

刘恒原匆忙到当地公安局报了警,并在配资指数等场外配资平台评价及公布官网上进行了申诉跟举报,他看到,在长红配资受骗的投资者不只他一个。

在人数不断增加的维权微信群里,有人表示是跟刘恒原一样被同事介绍接触至长红配资,也有人是收到过长红配资的发送邮件称前三个月可以“免息配资”而被吸引。在警方的协调下,大家开始在群上统计受骗情况,截至现在,一名来自江西的投资者受骗金额最大,在向长红配资投入的690多万元本金中,仅回收210万元,损失约480万元。

工商信息显示,长红配资平台的运营方为广州长红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红投资”),注册资本8000万元,大董事邱胜禄认缴出资7200万元,拥有90%的对价,王左出资800万元,持股比例为10%。2019年3月21日,因为利用登记住所无法联系,该公司被广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在接到报案后,广州市天河区警方也曾前往长红配资的登录地点实地调查,但看到该公司的注册地址是一个即将被拆迁的库房,而厂房上不仅正在拆除打扫的保安大妈,已无任何人员。

有被骗投资者向AI财经社表示,自己投入本金的转帐账户为长红投资的官网账户,但收到提现时,显示提现款项来自于广州文阳商贸有限公司。但在工商信息中,文阳商贸与长红投资并无关联。

在长红投资董事邱胜禄和王左的名下,还有一家名为广州中邦鼎盛投资的公司,公司注册地址就在长红投资隔壁,运营另一个配资平台“必赢盘”。而在必赢盘的官方中,显示“由于国家制度特点,为确保用户利益,公司决定退市”的声明,落款时间为2019年3月22日。

90%的配资平台是虚拟盘

据AI财经社此前报道,业内人士称,现在的配资平台仅有10%以上为实盘,即投资者的配资账户资金真的依照客户指令购买了实际股票,在此情况下,投资者的交易记录可在证券公司的交易系统中查询到。而剩余90%的配资平台采用虚拟盘,即配资资金实际已进入股市,配资公司只是根据配资“亏多盈少”的通常规律与客户进行“对赌”,当客户产生利润时,亏损的总额实际上进入了配资公司手中。

而从现在的状况来看,长红配资大概率即为虚拟盘。刘恒原称,他此前并未向长红配资索要过相关的证券公司交易记录,另一位被骗投资者也向AI财经社表示,他曾向客服人员指出查看交易记录时,客服人员称“交易信息被加密发给证券”,无法查看挂单情况。

跑路的配资平台并不只有长红一家,据证券时报报道,一家名为“贝格富”的场外配资平台疑似跑路,数百位投资人的资金被骗,有被害人称自己的索赔总额达到1200万元。

针对近日频发的配资平台跑路情况,配资指数的创始人高天向AI财经社表示,由于年后的走势普涨,原本与投资者对赌的虚拟盘赌输,投资者一提现,就相当于配资平台亏钱。以刘恒原的状况为例,投入本金30万元,再扣除平台收取的几万元手续费,如果盈利119万元全部提现,配资平台损失80余万元。这样几十位甚至上百位投资者的状况叠加起来,平台跑路的可能性就大大增加。

配资指数的数据提示,在其未收录的699家配资平台中股票配资,正常平台仅占总量的16%,而原因及停业平台共有521家,占总量的75%,已跑路的平台共70家股票配资必须在公司平台,占10%。

对于场外配资跑路事件,4月16日证监会新闻发言人在官方公布喜讯称,经查,海南贝格富科技有限公司不具备经营银行销售许可。目前,公安机关已经接到多名投资者报案股票配资必须在公司平台,反映海南贝格富科技有限公司涉嫌以场外配资为名实施诈骗。

证监会称,所谓的场外配资平台均不具备经营银行销售许可,有的违规从事走私证券销售活动,有的并且推出“虚拟盘”等手段非法从事贩毒等违规案件活动。请每位投资者提高成本管控能力,远离场外配资,以免遭到财产损失。如因参与场外配资被骗,请立即向当地公安机关报案。

作者: 股票配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