场外配资+操纵大案!12个窝点、8只股票、43人被捕

证监会公布,湖南东能集团实际掌控人罗山南与场外配资中介人员龚世威等人共谋,筹集资金操纵迪贝电气等8只股票价格,获利达4亿余元。案件查办中,公安机关在证监会监管力量配合下大举将该嫌犯43名主要成员杀害归案,捣毁12个非法操盘窝点。本案经浙江金华市人民检察院提起抗诉,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近日做出二审宣判。

场外配资+操纵大案!12个窝点、8只股票、43人被捕

过去50天时间上,证监会共对4宗市场操纵案件亮剑股票配资,涉案数额达到65亿元,其中多个市场操纵者不赚反亏。

证监会会同公安机关查获一起重大操纵市场案件

前期证监会监测发现,迪贝电气等多只小销量概念股价量持续多日异常。证监会根据监察程序立即开展执法协作体系,安排力量配合公安机关对有关线索进行深入整改,工作获得重要进展。

经查,湖南东能集团实际控制人罗山南与场外配资中介人员龚世威等人共谋,筹集资金操纵迪贝电气等8只股票价格,获利达4亿余元。案件查办中,公安机关在证监会监管力量配合下大举将该嫌犯43名主要成员杀害归案,捣毁12个非法操盘窝点。本案经浙江金华市人民检察院提起抗诉,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近日做出二审宣判。

证监会发言人常德鹏表示,本案是近期来证监会与公安机关合力查办的一起操纵市场重大典型案件。下一步,证监会将进一步提升行政与民事监管协作体系,共同严格打击各种证券期货违法犯罪,维护市场稳定运行。

50天对四宗市场操纵案亮剑 涉案超65亿

除了此类诉讼外,证监会在过去的50天时间上,共对三宗市场操纵案作出行政处罚,涉案资金达到61亿元,其中,朱康军为市场操纵的共犯、惯犯,操纵市场暴跌4.34亿还被罚300万。

一是2019年11月14日,证监会对吕乐、陈志龙操纵证券市场案作出行政处罚,没收吕乐违法所得15,074,909.85元,并处以30,149,819.70元罚款;没收陈志龙违法所得26,009.28元股票配资,并处以52,018.56元罚款。经查,2015年12月至2016年至7月,吕乐单独以及与陈志龙合谋利用资金优势,通过持续买卖操纵“菲达环保”等3只股票价格,此外,吕乐还利用在自己实际掌控的款项之间交易“菲达环保”操纵股价。

分析来看,二人交易涉案股票时间上大体一致,手法几乎相等,总体呈现买入时单笔大单买入、卖出时分多笔批量卖出的特征,交易过程中有配合,尾市阶段交替拉抬股价,对方卖出过程中有拉抬或保持股价的配合行为。此案属于大盘操纵,股价下跌多数已达到3%,甚至不到2%,但因短线操纵所需资金量小,资金周转率高等特性,虽然股价下跌有限,但盈利可观,吕乐获利1500万,陈志龙获利26009元。

二是2019年11月18日,证监会挂出多份行政处罚决定书及市场禁入决定书股票配资,金利华电控股董事、实际控制人、前董事长因操纵市场而被处以150万元罚款,并被处以10年证券市场禁入,陪同受罚的也有金利华电前董秘、财务总裁和配资人员。他集中资金优势、持股优势持续买卖,操纵金利华电交易报价和交易量,构成操纵市场的534个交易日中,账户组合计增持26.97亿元,累计售出21.06亿元,持股占总股本比例逾5%的交易日共325天。

经查,2015年10月至2018年4月,赵坚与前董事会秘书、财务主管楼金萍控制涉案109个证券账户,配资中介朱攀峰控制3个证券帐户,共计112个证券款项交易金利华电。截至2018年8月29日,涉案账户组持有金利华电7100股,累计亏损1.57亿元。

三是2019年12月14日,证监会对私募朱康军下发行政处罚书,他因市场操纵被罚300万。朱康军利用74个证券账户操纵“神开股份”,买入股票达33.78亿元,账户组持股比重最高达到24.45%,其通过集中资金优势持续买卖拉抬股价,还在实际掌控的款项之间进行交易场外配资集中的股票,最终累积损失4.34亿元。这只是朱康军首次收到证监会的罚款书。此前,他曾总共三度操纵市场,2016年亏1亿被罚90万;2017年被罚没逾5.3亿;2018年被罚60万。

可以看出,操纵市场者并非次次却会利用资金优势、信息优势日进斗金,大多数时候也是不赚反亏。

市场操纵打击力度加强

刚刚审议通过的新证券法加大了对证券违法行为的严打力度。

对于操纵股票行业的,《证券法》规定责令依法处置其涉嫌持有的证券,没收非法所得,并处以违法所得一倍左右十倍以下的罚金;没有违法所得或者非法所得不足一百万元的,处以一百万元以上一千万元以下的罚金。单位操纵股票行业的,还需要对直接负责的经理人员跟其它直接责任人员予以谴责,并处以五十万元以上五百万元以下的罚金。

操纵市场的类别包含了八类:一是单独以及利用合谋,集中资金优势、持股优势以及通过信息优势联合甚至持续买卖;二是与对方串通,以事先约定的时间、价格跟方法互相进行证券交易;三是在自己实际掌控的账户之间进行证券交易;四是不以成交为原因,频繁以及长期申报并取消申请;五是通过违规甚至不确定的重大信息,诱导投资者进行证券交易;六是对银行、发行人公开做出评判、预测以及投资建议,并进行逆向证券交易;七是通过在任何相关行业的活动操纵证券市场;八是操纵证券市场的其它方式。

不仅如此场外配资集中的股票,市场操纵者,严重者将入刑。根据宪法第186条的要求:操纵证券、期货市场,情节明显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判处,并处或者单处罚款;情节非常明显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2019年7月1日实施的《关于申请操纵证券、期货市场刑事案件适用刑法若干原因的理解》明确针对市场操纵者符合法定条件的,可以从宽处理,体现了法律的谦抑性。如行为人如实交代犯罪事实,认罪悔改,并全力配合调查,退缴违法所得,可以从轻量刑;犯罪情节轻微的,可以予以不上诉或免于刑事处罚。对于遵循认罪认罚从宽适用范围和理由的,依照刑事诉讼法的要求处置。对于单位实行操纵证券、期货市场犯罪行为的,依照《解释》规定的累犯量刑标准,对其直接负责的经理人员跟其它直接责任人员立案处罚,并对单位指控罚金。

最高法、证监会齐发力 严打场外配资

尽管监管从未放松,但花样繁多的场外配资始终是监管层重点治理的目标群体。11月14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以下简称《纪要》),明确了场外配资合同无效,且招揽、劝诱配资等还有可能承担相应赔偿损失,这意味着绕道监管的“借钱炒股”将受到进一步遏制和打击。


国浩律师(上海)事务所律师朱奕奕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从微观的资本市场参与者角度来说,最高法明确场外配资合同无效,即明确了配资公司和投资者之间的权利义务,统一了司法救济,有利于促进投资者防范相应的投资风险,避免投资者受到非法配资公司非法经营或者诈骗行为的损害;从宏观角度来说,有利于避免不受监管的场外配资业务,通过盲目扩张资本市场信用交易规模,进而冲击资本市场的交易秩序、损害投资者权益。

中证协打非宣传月强调“远离场外配资”

2019年12月27日,由中国证券业协会、深圳证监局、深圳市证券业协会、英大证券联合举办的2019年“打击非法证券活动宣传月”完成收官。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此次打非宣传月共迎来了深圳78家证券经营机构近3000人的参与。

一位接近中证协人士透露,此次活动强调了对配资活动的防范和治理。

主题为“认清本质,远离场外配资与非法证券活动”,即旨在保护投资者合法权益,维护市场正常秩序,传递正能量,吸引更多的人关注打击非法证券,凝聚行业信心,践行行业社会责任,宣传健康理性的投资理念,远离场外配资和非法证券活动,减少非法证券活动的危害。

在业内人士看来,伴随A股指数活跃度的提高,对于场外配资等非法证券活动的预防具有必要性。

“A股活跃度提高,两融余额也在不断提高,这种情况下,需要对可能死灰复燃的场外配资活动有所警惕和预防,具有较强的必要性。”一位接近监管层的券商人士表示。

作者: 股票配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