场外配资又卷土重来:杠杆可达12倍 这轮成本都不同

一度销声匿迹的场外配资魅影再现!近日,随着沪深两区持续7个交易日成交额突破万亿,场外配资已然悄悄尾随。

财联社记者调查发现,场外配资杠杆普遍在1~10倍,最高达12倍,门槛最低500元起,配资最高达5000万元。

场外配资风险几何?对投资者、股市带来什么影响?财联社记者就此采访了第三方研究机构“透镜公司研究”创始人况玉清。

况玉清表示,股市一火的之后就常常场外资金蠢蠢欲动,这是历史规律。对于投资者来说,就是很可能必须让账户控制权交给资金融出方股票配资,存在成本。加的杠杆可能是不可控的,因为场外配资管得更严,现在券商不敢再开放接口了,只能是投资者自己跟配资方作私下交易,对投资者来说,这个杠杆就完全似乎崩溃。

此外,况玉清认为,对股市来说更是如此,监管机构对场外私下配资根本无从监管,这是灯下黑,不知道规模很大,不知道杠杆多高,对风险管控和掌握很难,“还好的是场外配资集中的股票,由于对场外配资监管力度大,生存土壤被极大压缩,所以我认为对股市整体上的系统性风险影响不大,因为规模能小不少;但是,场外配资更多地能阻碍个股层面,加大个股的变化风险。”

场外配资推销力度加强,开户最高送58888元

记者借助百度搜索关键词“场外股票配资”发现,多家场外配资平台位列其中,包括久联优配等,甚至导致一家“股票配资门户网”。打开该官网发现,至少有十家配资平台之多,包括益海智投、好配资、鼎泽配资、申捷策略、明道配资等等。

从这种场外股票配资平台的配资杠杆比例来看,普遍在1~10倍,而一家名为“领航配资”的平台配资杠杆最高达12倍,最高可以配资5000万元。

配资平台的推销力度惊人,开户最低送5000元实盘金,送实盘金最高的是鼎泽配资,达58888元。

配资平台的推销方式花样百出,除了在配资杠杆比例、开户送实盘金之后,还比如“单票满仓”“秒提现”“穿仓免赔”等,甚至仍包含“停牌转让”服务。此外,在代理方面承诺返佣金90%。

配资平台的收益普遍是月息0.6%~1.8%场外配资集中的股票,粗算下来年化利息7.2%~21.6%。领航配资平台为了招揽用户,甚至用上了“免息”手段,但据记者在其官网发现,其附加条件为“盈利二八分成”。

配资平台除了在PC端发力之外,对微信公众平台也有触及。记者在微信搜索得知,“臻牛所”、“涨啦”等多家场外配资平台在进行业务招揽。

一般配资平台会考量自身风险,要求单只股票不能满仓。记者以投资者身份询问配资平台“涨啦”APP客服人员,对方声称,“新客户单票持仓最大为25万,总持仓为100万”。但从配资平台迫切想招揽用户来看,并没有限制持有单只股票的风险,赛岳恒甚至可以“单票免仓,穿仓免责”。

有业内人士向记者声称,配资平台送开户金很有可能只是感受活动,“羊毛出在猪身上”,此外免息免手续费也很有可能是个借口,人家看重的是你手上的本金。

场外配资合同无效且存平台存跑路风险

场外配资平台隐藏巨大风险,最首要的就是合规风险股票配资,场外配资本身就是非法的。

记者打开一家名为“涨啦”的场外配资平台APP,其主体公司为“上海圣隆炫信息科技有限公司”,通过天眼查得知,其业务与场外配资无其他关联。

2019年11月14日,最高人民法院印发《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简称《纪要》),《纪要》明确,融资融券作为证券市场的主要信用交易模式和证券经营机构的核心业务之一,依法属于国家特许经营的金融销售,未经依法核准,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非法从事配资业务。不受监管的场外配资业务,不仅过度增长了资本行业信用交易的体量,也就会冲击资本市场的交易秩序。

在诉讼审理过程中,除依法获得投资融券资格的期货公司与用户参与的注资融券业务外,对其它任何单位以及个人与用资人的场外配资合同,人民法院应当按照《证券法》第142条、合同法司法解释(一)第10条的要求,认定为无效。

场外配资合同被确定无效后股票配资,配资方依场外配资合同的承诺,请求用资人向其垫付约定的本息和成本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配资方依场外配资合同的承诺,请求分享用资人因使用配资所造成的成本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2019年4月16日,证监会发言人明确声称,所谓的场外配资平台均不具备经营银行销售许可,有的违规从事走私证券销售活动,有的并且推出“虚拟盘”等手段非法从事贩毒等违规案件活动。

上述业内人士声称,场外配资风险极大,相关配资合同无法律效力,前几年配资平台跑路的想法并不罕见。做股票配资一定要找有牌照的正规证券经营机构,不少券商可以参与投资融券业务。

作者: 股票配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