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个投资者股票被强平还欠债几十万

配资杠杆有的达10倍

有投资者称,配资三年,到最终配资股票全都被强平,还背上90多万的负债

记者之后添加个别提供场外配资平台的客服发现,目前的配资平台提供的配资方式大致有两种,第一种需要提供一部分的保证金,以股票配资平台“简配资”为例,据其客服欢欢介绍,股票配资在自有资金的基础里,提供1-10倍配资,交易的账户由配资公司统一提供,账户由投资者独立操作,盈亏自负。其中,配资平台收取固定的手续费股票配资亏损多少被强平,以1万本金为例,配资可以超过10万,操盘金11万元,每月还要提供让平台600元钱的手续费。

另一种方式,以“启云配资”为例,这类配资平台不需要提供保证金,提供的杠杆比例为1-8倍。该平台客服“希望”告诉记者,该平台的配资额度为2000元钱起配,日息千分之一。昵称“希望”的客服向记者表示,“配资说句大白话就是民间借贷”,这也就意味着,其实投资者就是在拿着高利贷(据2015年9月1日起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相关描述,高利贷的判断以能否达到36%年化为标准)做一个风险投资。“希望”告诉记者,他们提供的线上配资服务要求投资者在它们的APP里进行操作,想要出金,必须能让钱仍掉才可以。

记者通过百度搜索“股票配资”发现,现在提供股票配资的平台一般有“按天配资”、“按月配资”、“免息配资”三种,配资杠杆则在1-10倍之间不等,除少个别配资平台的按月配资杠杆为1-5倍以外,大部分的配资平台提供的杠杆集中于1-10倍。

据客服欢欢介绍,按月配资主要适合中经常炒股配资,按天配资则适合放短线、短期操盘的投资者。

一位早在2015年就开始参加过配资炒股的资深股民感慨,“金融市场从不缺暴富的神话,也从不少绝望的自杀”。据他介绍,2015年他曾利用配资平台配资炒股,“最起初没敢放很多钱,后来赚了一些钱然后就放开了,就像是在赌博一样,几周之后,股票就损失惨重,之前挣去的钱亏到归零还负债累累”。

还有一位不愿多谈的配资炒股的投资人声称,“配资三年,到最终,配资票全都被强平,我抱了两年的期望,最后剩下的两年的煎熬,还有90多万的负债”。

投资人唐先生告诉记者,他也从未考虑过配资炒股的方式,但最终也是离开了这个问题,“拿着自己的钱到炒股,亏了赚了都是自己的钱,借钱就不一样了,无论是配资炒股还是配资炒期货,赌赢了,就成为了生命赢家,那如果赌输了呢?”

一个国际期货配资平台称,该平台获得中国证监会批准许可,还着力强调了该平台品种齐全,黄金,原油,白银,铜,天然气,恒生指数,德指等。

有预测称,当行情不好的之后,他们能鼓励你做股票以外的投资,而其中的投资陷阱重重。

大量配资平台存在虚假宣传和造假信息

记者调查得知,场外配资宣传的成功范例有夸大宣传嫌疑,平台宣传的有合作关系的证券、银行并未与之合作

记者随机通过谷歌、搜狗、QQ等不同渠道里所示的配资平台,分别以简配资、永利配资、牛金所、牛米网、宝尚配资、巨牛盈、牛配资、钱城策略、顶牛贷、蓝乔配资、慧投金融成为样本,进行一番调查、比较。记者利用天眼查等方式得知,一定数量的配资平台存在虚假信息。

记者看到,在11个平台的官网里,有五家平台在官方的明显位置标注出现在在该平台注册、操盘的投资者,其中的赢利金额从几千到上百万不等。

记者看到,在这些平台展示的顺利案例里也存在造假信息。以简配资为例,在其采用的顺利案例中显示,金先生,高校学生,31岁,所谓的金先生称,“我喜欢股票投资,从简配资官网了解到配资业务,并且公司还能协助我管理成本,于是联系至公司的在线客服,决定尝试配资投资股市股票配资亏损多少被强平,我出资了10万配60万的资金,一个月下来,我的盈利超过了7万多”。在这条宣传的顺利案例的配图中,记者截取所配的投资者照片显示,这幅图片来自于多个图片库(昵图网、设计帝国等),此外,这张截图仍曾被多次用来寿险、工作装配饰等网页。

11家样本中,9家平台在官方非常标注出该平台存在合作伙伴,合作伙伴有证券、券商、财经媒体、门户网站等,其中,银行以及了光大银行、农业银行、招商银行、工商银行、建设银行、平安银行、中国银行等,券商则罗列了兴业证券、方正证券、华泰证券、光大证券、中国银河证券等。

就平台突出宣传与证券、券商等合作关系方面,新京报记者致电了多家其所声称的合作证券、券商。兴业证券的相关员工告诉记者,他们仅有场内配资业务股票配资,与这类场外配资平台从未有过合作关系。其他此类所提到的证券、券商均向记者回复股票配资,他们并没有与这类配资平台有合作关系。

中国银行的工作员工告知记者,他们曾经听说过类似配资平台的名字,并提示消费者,不要相信这类平台上的相关宣传。光大证券的工作员工则称,他们成为一个大券商机构,没有必要涉足各类违规平台。其他此类所提到的证券、券商也又向记者回复,他们并没有与这类配资平台有合作关系。

同时,有某私募营业部工作员工告诉记者,他的朋友有私人与这类配资公司有接触,“双方虽然是相互通过他人的顾客资源,一方面券商可以从平台上拉至更多的用户来开户、交易获得手续费,另一方面,平台也期望可从券商拿到低一点的手续花费,同时也拉拢一批券商原本的用户去这个平台。”

虽然多名客服人员却一再向记者保证,这类配资平台有稳定的资金渠道、值得消费者信赖,即便是现在股票市场不被看好,但却有数量可观的用户选用做股票配资,然而,记者看到,有一大部分的配资平台存在注册公司实交资金与注册资金差距较大的难题。

注册资本认缴制股票配资,放宽了工商登记注册的理由,不过社会里发生了长期注册资本巨大、实缴能力不足的公司。

以简配资平台为例,按照简配资官网所示,该平台属于深圳市简信达实业有限公司,记者随即在天眼查里看到,这家公司的注册时间为2017年4月17日,经营范围并不包含平台所提供的注资借贷业务。天眼查中所示,公司的注册资本高达1亿人民币,然而截止2018年5月25日,该平台的实缴资本仅为10000元人民币。

这类公司并非简配资一家。虽然在有的平台的官方中又确定写出,该公司注册资金里千万等语,但这类平台的实缴资金较多都是1万元以下,甚至也有几家平台的实缴资金仍然保持在0元。

此外,在成为样本的11个平台中,还有4家公司没有公布实缴资金状况,1家平台未公布所属公司情况。

作者: 股票配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