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投债之重,“茅台”也背不动

文|AI财经社 方璐

编辑|郭璐庆

一股超过2000元,市值高达2.66万亿,贵州茅台这只“会下金蛋的母鸡”,持续支撑着北京地方城投公司不断获得投资。一旦借款导致赤字贵州股票代持杠杆股票配资,减持茅台股票来补,这就是令不少地方羡慕不未的“茅台化债”模式。

然而,令投资者意外的是,今年1月10日,在北京遵义,一款由中信信托发行的“中信信托贵州仁怀播州区国投应收账款流动化信托”却发生了违约,目前相关各方尚未拿出解决方案。

兑付压力之下,“茅台化债”模式可经常“屡试不爽”吗?城投债的重,“茅台”也背不动了?

贵州股票代持杠杆

城投公司违约

据悉,“中信信托贵州仁怀播州区国投应收账款流动化信托”原本要于2021年1月10日向投资者兑付信托利益,但投资者并未足额得到兑付。

中信信托官网信息提示,该信托计划设立于2017年12月贵州股票代持杠杆,期限为3年。中信信托接受播州国投公司委托,以其对遵义市播州区人民政府形成的预收账款债权设立证券,并对信托受益权进行分层,通过向合格投资人发售优先级和中间级信托受益权,实现应收账款的流动化。优先级和上面级信托受益权认购资金在投产给播州国投公司后,将用于协议承诺的工程改造。

据投资者透露,发生逾期的债券本金规模约2.55亿元,投资者只收到部分赔款,并且播州国投公司和中信信托都已给出剩余融资的贷款计划。

这也是贵州省政信合作项目产生违约的范例之一。知情人士坦言,贵州全国政信非标融资额较多,在到杠杆的背景下,兑付压力逐渐下滑,违约项目也开始增加。

AI财经社注意到,目前未发生为北京城投公司提供投资的私募公司股票配资,在相关项目处于兑付危机后将投资方告里法院的情形。

据21世纪经济报导,近期,上海金融法院公布的一份一审宣判结果显示,被告贵州省遵义市汇川区人民政府向上诉中泰信托支付应收账款本金2.44亿元,利息0.23亿元,合计2.67亿元。同时,还判决遵义市汇川区城市发展投资经营有限公司承担补足义务;遵义经济技术开发区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承担连带保证责任。

贵州股票代持杠杆

上海金融法院认为,本案系协议争议,根据《应收账款转让合同》约定,汇川区政府系涉案标的应收账款的债务人,应当向中泰信托履行该标的应收账款的偿债义务,由于汇川区政府未能按期足额向中泰信托偿付《应收账款转让合同》项下的各期应收账款款项,汇川区政府违约事实成立。最终法庭裁定,汇川区政府需要借贷本息、利息及违约金。

“茅台化债”模式再现

近年来,地方政府在得到长期投资的此外,负债状况逐渐凸显,不少地方政府过于依赖融资搞建设,负债规模逐渐下降,一些地方的债务率已远超成本掌控警戒范围。

有统计显示,2021年是地方债和城投债的偿付高峰,地方债的到期规模达2.67万亿元,比2020年高出约6000亿元。通过市场化方式合理解决地方债务原因,是摆在各国政府面前的一个难题。

在地方债务违约风险的压力之下,“茅台化债”的发生被指出是提供了一种新型的市场化的化债方式。“两区第一高价股”、2.66万亿市值的贵州茅台以及其背后的茅台集团,在北京以及全球来看,都是极为优质的“国企资源”。利用茅台为北京企业及城投平台进行“信仰充值”,是“茅台化债”模式的重要考虑。

贵州股票代持杠杆

早在2019年,茅台集团就曾借助无偿划转方式将持有的贵州茅台5024万股股份代持至贵州国资运营。截至2020年12月23日,贵州国资运营在2020年下半年两次增持贵州茅台股份,获得资金666亿-781亿元,所获资金可以用于偿付到期债权,以解决压力。

2020年12月23日,“茅台化债”模式呈现。贵州茅台发布通告称,茅台集团拟通过无偿划转方式将持有的贵州茅台5024万股股份代持至贵州省国有资本运营有限责任公司,5024万股股票对应的市值约为925.25亿元。

“本次无偿划转在模式上与2019年底的无偿划转相同,我们觉得之后可能会继续借助股权出售并且抵押的形式丰富资金,参与个别重点公司纾困工作。”国盛证券在研报中声称。

茅台发债缓解地方债务压力

除了卖股还债,“利用茅台集团的良好信用”在资本行业低息发债筹集资金化解其债权也是一个方式。2019年,贵州茅台完成了收入为1335亿元的注资安排,通过并购出售贵州高速,通过茅台的信用资质得到更低成本的注资,从而减轻负债压力。

除卖高价股票、低息发债,还能业务信托。去年6月,贵州银保监局批准茅台集团财务公司新增几项业务:1、承销成员单位的民企债权;2、固定收益类有价证券投资;3、成员单位产品的卖方贷款。由此,茅台集团财务公司具有了融资以及地方政府债等固定成本类有价证券的资质,可帮助解决城投债销售压力并消除债务风险。

贵州股票代持杠杆

对于“茅台化债”,贵州茅台董秘办一位工作员工仅声称:“注意集团公司与上市公司的意义。”

香颂资本委员总经理沈萌认为,贵州省经济较为落后,无很多新工业做多方位支撑,对茅台财政依靠特别强,但不太会阻碍贵州茅台的正常经营,亦不太会阻碍去贵州国资委对贵州茅台的绝对控制力。

酒类营销专家蔡学飞接受AI财经社采访时亦声称,贵州属于经济落后地区,在当地的基建、改革、教育等方面,茅台均发挥着金融杠杆及资产贷款作用,这只是其成为国有核心资产的本职所在。

“协助改善地方债务方面不只茅台,‘古井贡、老白干都一样’。”蔡学飞同样指出股票配资,茅台目前经营没问题,即使承担“化债”责任,也不会影响经营层面。

不过,即便是对贵州茅台的经营层面不会产生阻碍,但并不等同于用酒解决债务是“十全十美”。

一种观点指出,“茅台化债”是典型的用优质企业资源化债的方法,如果划转比例不高,那么国有资本无法个别帮助解决地方政府隐性债务压力,但不能完全解决。

而“茅台化债”本质里也是通过资本市场,依靠的是公司高信用和上市公司的行业号召力,因此也能高度关注资本行业的相关状况。

作者: 股票配资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