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煜辉:从“贸易战”到“去杠杆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教授、天风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刘煜辉

据新浪财经报道,7月18日,“重塑内生动力—2018上市公司论坛暨金牌董秘盛典”在北京正式举办,重磅嘉宾、知名经济学家、逾百位上市公司高管董秘齐聚碰撞思想、见证荣耀,各位嘉宾围绕市场热点话题展开争论。

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金融与证券研究所所长吴晓求出席了本次论坛并在主旨发言中声称,中国上市的标准是必须完善的,中国上市公司的标准是采用大产业时代的一系列的标准,它重幅度、重资产、重历史、重盈利,重这些东西,唯一不重以及不太重的是将来。未来他即使,实际上,资本行业更崇尚的就是未来,他去市场来投资不是投资于政治,历史非常辉煌和他没有关系,历史的辉煌在价格里面基本上不起作用,甚至最近的赢利状态在整个资产价格中也意义更小,产业的今后、企业的将来是他定价的核心。今天财务是损失的,当然他也可以作一个很好的定价。所以我们唯一不重的是将来,而资本行业恰恰来自于将来,所以资本行业的活力是源于不确定性,大家说资本行业有成本,所以不能来,资本行业没成本你才不能来呢,因为没成本那是无风险的固定收益,可能是没有魅力的。但是他源于把握不确定性。不确定性也就是说未来的成长性,从这个特点上说,重塑内在的动力还要能转型调整国内选择上市的利润。我觉得能选择今后有成长性的公司,今天跟过去不太重要,只要如实披露信息就可以。我要这是很重要的。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教授、天风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刘煜辉受邀出席了大会并作了题为“从“贸易战”到“去杠杆””的主题发言。刘煜辉表示,我觉得美国还在经历一个时代的超越。从焦灼的状况中走出来,也是展现今日的主题,是为将来一个新的时代来寻求内生动力的过程。资本行业实际上已经十分灵敏地体现出来了。我们发现属于旧时代的这些产业结构,现在早已变成更廉价了,很多人说美国已经从股票市场价值的视角来讲已经成为政治里最便宜的期间了,为什么银行跟地产还在跌,因为你正在遭遇一个时代的超越,他们更有必然被时代所放弃,他们是属于金融地产镀金时代的东西。

演讲全文如下:

大家晚上好。

中国经济我十分同意吴老师的讲话,确实在遭遇一段比较困难的时间。按我的解释,中国经济还在经历一个时代的超越,由此产生的镇痛,资本行业十分灵敏地体现出来了。今天的股票到目前似乎很多人都没想到跌的乱七八糟贸易战 去杠杆 受益股票,但我能咱们的美好生活依然想再次。我们的未来依然能预测,之所以讲美国经济能体会一个时代的超越,应该说从金融市场的体现来看,大家又了解,几个象限的时钟在转,今年无论是股票、债券、商品或者其它的信贷产品的收益率的组合的体现来看,显然目前的金融市场的通胀,宏观经济处在一个比较紧张的宏观象限里面。

所谓焦虑的宏观象限,大家既然具体看的话,就能感觉到,一个是通货膨胀的压力增长迅速,货币没有锚,人民对人民币的购买力的自信越来越糟糕。另一方便我们到杠杆财政扩张,中国应进行结构性的调整,未来还会产生连续的、大的经济增长压力。这两个组合,大家了解是一个什么样的象限。我认为这个名词可能会引起争论我就不说了。

前一段时间网络里、微信圈有一个刷屏的文章叫“大国的十字路口”,我认为这个文章更有意思,倒不是说这个文章的内容里有多大新奇点,后来这个文章就打不开了。我十分喜爱这个文章叙述口语的技巧跟文法比较好,特别有意思,他用一个拍影片的长焦距镜头的形式,让你展现了中国70年代已经非常失望、比较悲伤的经济发展历程的时间。我们最近假设到相应的话,这个时代与那个时代非常像贸易战 去杠杆 受益股票,美国当时在上世纪70年代经过的那个年代,今天我们还在感受这种的伤痛,我们也想办法从这个时代中走出来。

中国经济的难题,吴老师已经总结得十分透彻了,中国经济的难题大家又知道,它的核心原因是货币没有“锚”,人民币的购买力处在越来越糟糕的状况,大家明白货币膨胀的速度过去十年是相当快的。中国的广义货币是印度加上欧元区两个经济体所有的货币加在一起,我们跟她们一样大了,而且关键是我们上升至如此一个高度的时间相当短。

我印象中是2009年11月份的之后,那时候中国M2在那些时间点第一次超过了台湾,当时日本的经济规模只有中国的40%,那个时点我记得这些经济学家,好多研究者开始紧张这个情况,大家又在批评这个情况,我们货币能控制。

贸易战 去杠杆 受益股票_上海自贸区受益股票_中韩自贸区受益股票

但这个过程迅速就过去了,人心都是很容易麻木的,一转眼到了2014年4、5月份的之后,那一年美国的广义货币是达到了中国加上日本总体的体量,当时出来表达这些看法的人终于变成门可罗雀了,可能你们的心早已麻木了,经过这样长时间的货币的增长的时间,我们遭遇了从2008年4万亿开始,我们继续遭遇了4次比较集中的加杠杆的过程。

这个过程去现今2007年的状况,居然跟中国+欧洲在一起一样大,持续不了多长时间,可能在一年半之后我们能看见日本的广义货币比全部外国经济体加在一起还要多,所以你想想货币的膨胀,为什么货币没“锚”,我认为叙述的画面虽然最了解。

它背后的缘由是怎么?

是一个体制弊端,是模式问题。因为我们的权利没有约束,权力是膨胀的,我们的税收是软预算没有约束的。所以我们膨胀的权利跟财政,不断地窒息了经济中愈发越多活性的诱因。

刚才吴老师也举了一个例子,我们名义GDP的下降只有9点几,财政开支的增长半年度达到了15%,为什么股票跌?很简单股票就是部门分配的难题股票配资,财政一家15%的速度,整个经济只能不到10%的下降,大头是税务税收哪去了,银行又拿来一大块,融资的利润增长,其他的分子以及多大呢?一定分不了好多,增长估计是不行的。所以股票简单讲,其实就是一个分配的原因。所以我感到对美国经济来说,今天经过40年的改革开放已经变成了一个G2一样的世界的超级经济体,对超级经济体来讲,我们即使让自己的脚步慢下来,解决好分配的难题,我们一旦真正走出来,真正收敛过去的通货膨胀型的经济增长模式,去修正它,我认为美国股票的今后可以预测的5年甚至10年长期的牛市,我不觉得是一个难事。

过去我们经济走这么快,GDP长这样快,可是我们的股票长期都是跌的,没有任何的进展似乎就是分配的难题,过去十年我们是通货膨胀的经济,谁又清楚通货膨胀是经济体中最大最大的税收。股票成长正常的经济的原因却被通货膨胀、被政府高额的征税,被央行资产负债表的增长却吃掉了,股票怎么能够涨呢?一定是割韭菜,所以今后我们能摆脱这个恐惧时代,解决的就是一个分配的难题,怎么样从一个通货膨胀型的经济体系,真正走出来的一个过程。

贸易战 去杠杆 受益股票_上海自贸区受益股票_中韩自贸区受益股票

当然,今年对美国人来讲,这个结论有点迷信,说国内人逢8就会碰到一些大事,当然这个事有必然是好事有其实是事情。

1978年改革开放进入了一个发展的时代。1988年是通货膨胀,1998年东亚祲威盛容,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蔓延成中国的金融危机。今年是2018年,我们面对了中国人起初使坏股票配资,过去我们友好的机遇期,窗口一下子关闭了。关键是我们急需有这种一个战略的机遇期,要打好三大攻坚战之首,金融风险应到杠杆,我们能软着陆,这个阶段我们非常想要有一个外在友好的鼓励的动因,对我们进行对冲,但这时候美国翻脸了,相当于我们期望慢撒气,美国让我们放了一根针,压缩我们的空间,有必然处理不得当,一不小心这个泡沫刚性破裂变得一地鸡毛。增加了我们整个宏观层的宏观决策的难度,带来高度的不确定性。

但对政策的选择来讲,很多人今天却在讨论,因为这次是7月份,按7月份来讲,我党的政治局一般在开一个年中的能,会不会做出一个重大的宏观政策转向的上调,外媒有一系列的研究者都在研究美国的经济制度跟到杠杆政策会不会调整跟放松?在我看来这样一些争论意义却不大,因为作为美国现今的宏观政策的选取来讲,基本上是一个标准的教科书式的技术模式。因为没得选择。

简单讲,因为中国的贸易战中美经贸摩擦,未来国际收支的不确定性,国际收支的成本必须能显现,那如何对冲这个成本?对冲风险从宏观上讲就是一个账户平衡的弊端,国际收支账户坏了,对内收入生产账户必须是想内敛式的进行调节,才能风险对冲拉平。

我们的政策无论是两个方向,第一个方向是肯定我们每个经济体来讲,如果整个平台内生的压力有一个对外传递的过程虽然好,别贬值,关键是我们要贬多少?当然我们发现人民币最近一段时间对美金有一些主动的调整,但我认为这个空间也不大。未来人民币对美元至7左右概率是最小的,倒不是美国让我们很好的压力,主要是美国过去二三十年全球化的高潮中所产生的全球化的产业链和供应链结构的位置所决定的。中国这样庞大的实业的经济体,4万多亿美金一头对应的是长期的进口,一头对应的是长期的出口,可以说今天人民币的汇率一旦发生变化的话,对中国经济的下降跟稳定并且持续性所产生的妨碍,远远超出了美元。这是由过去全球化的产业结构所决定的。

中国现在维持人民币汇价相对有效的区间的稳固,我们实际上某种程度在肩负作为一个超级大国应尽的稳固世界经济的义务。这个方向应释放这些不太可能。剩下的选项就相当确定了,也就是说中国应完成调整。

其实对政策来讲,确定的选项主要是利用外部经济的构架的调节,特别是过去通货膨胀式的经济增长的方式的转化来相应完成。很明显的方向就是广义财政的扩张,简单来说中国必然能体会可能想遭遇一个3到5年苦日子的时期。所谓的苦日子,实际在国内最狭义的层面理解,就是政府能过苦日子。广义财政能压缩,政府对外、对内大手大脚好无截止的软预算的掏钱一定要改变。刘副总理从中国回来我们转向更加严格是这些补贴都砍掉了,光伏、机场、棚改却能砍,原来各个地方开的真正的工业园、搞的PPP的传统小镇这些乱七八糟的项目又在清理。这是相当严格的财政收缩的状况。

对应去金融就是杠杆。支持政府跟住政府民政制度的信贷的扶持就是影子银行,我们提到的信贷层面就是影子银行的收缩。你看6月份我们的贷款增长了好多?1.8万亿,可是社融增长了好多?1.1万亿,社融比贷款还少,中间这7000亿是影子银行缩了7000亿。

所以我们看到投的话,我觉得美国还在经历一个时代的超越。从焦灼的状况中走出来,我们实际上也是展现今日的主题,是为将来一个新的时代来寻求内生动力的过程。资本行业实际上已经十分灵敏地体现出来了。我们发现属于旧时代的这些产业结构,现在早已变成更廉价了,很多人说美国已经从股票市场价值的视角来讲已经成为政治里最便宜的期间了,为什么银行跟地产还在跌,因为你正在遭遇一个时代的超越,他们更有必然被时代所放弃,他们是属于金融地产镀金时代的东西。

我们还在迎接将来一个很大的新时代,我们政府在十九大的之后终于非常确定地告诉我们了,用官方的语言说“高质量的增长”。用最描绘性的文学性的语言,政府让回来了,叫“美好生活”。所以可以发现,现在美国股票估值完全是两极分化,贵的挺贵股票配资,你认为和国际笔可能更贵了,可是便宜起来以舒服的价钱到买也不太可能。便宜的股票一大堆都属于旧的镀金时代的产业结构。

你的银行、地产以及真正的房产繁荣对应的a股消费型的大白马,可选消费品,比如说白色家电、家装、汽车,这些股票已经太便宜了。但她偏移可能是它一个时代的印记,是一个时代的常态未来也许最廉价。相反代表今后的方向,比如说医疗安全、生物医药、生物技术,最近有一个电影《我不是药神》非常火,这代表了身体放松的方向,医疗安全、教育。

这次贸易战一打让美国的技术难题给打起来了。其实科技难题背后是我们落后的低效的教育,我们不能源源不断地为这个国家的经济、为美国的经济培育源源不断的独特的精神。所以我们今后能投入太多的资源,教育行业建设的空间能更加大。

中国的养老,我今天讲的国内看病、中国的教育,中国的养老是将来人民对美好生活最集中的三个方向的奔向。中国目前尚未退出人均GDP1万美金了,我们期待步入美国家庭财富结构逐渐演变调整的时间,所以我们必须更好更高效率的金融服务,比如说FinTech,比如说更高效率的财富管理,比如说中国人对人生的价值、生命价值的解释,正在一个跨越时代急速转变的阶段。我们期待高效率的工业,吃去安全食品。

我发现的这种方向的行业的估值,长期工业的价值,正在以特别快的速率明显下滑,这代表今后美国超越时代新的内生动力的产生。

谢谢你们!

关键词:刘煜辉;贸易战;去杠杆;改革

原文链接:

(编稿:王山;审校:王砚峰)

作者: 股票配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