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客炒股巨亏2298万!这家券商营业部总助甩锅 用3个萝卜章瞒天过海

代炒股公司

证券公司及从业人员不得私下接受用户委托买卖股票,这是写在《证券法》里的禁止条例。

然而,总有人妄图挑战规则,反而遭到执法重罚。

日前,江苏证监局公布一则行政处罚决定书,当事人苏某明此前系浙商证券江苏分公司的总经理助理。由于私下接受客人的委托买卖股票股票配资,且被管理认定为“严重不配合调查”,苏某明最终被江苏证监局处以提醒及30万元罚款。

证券从业者的炒股水平能否高人一筹?起码从此次的违规案例中,情况只是更加。在苏某明操作之后,可算是“一亏再亏”。在后期曾损失67万后,苏某明在2016年为某用户的操作亏损额高达2230.70万元。在签署投顾协议过程中,苏某明甚至使用多枚伪造的协议章,并约定保本条款等。事发后,2017年4月,苏某明已申请注册审批。

近年来,随着证券公司财富管理发展的突飞猛进,投顾业务也被视为转型的重要举措。然而,部分一线人员打着“投顾”的幌子私下接受客户委托炒股,践踏监管红线,最终自食其果。在全产业呼吁“合规、诚信、专业、稳健”的文化观念之时,处在业务最前沿的分支机构和一线员工们的合规意识却有待提高。

营业部总助代客炒股巨亏

代炒股公司_国内有名的炒股股票公司_炒股公司

受人之托,代人理财,这本是投资顾问的天职。但即使投资主管私自达成相关条款,正大光明的投顾职责也就演变成了私下代客炒股,成了管理追责的重要违规案由。

代炒股公司

日前,江苏证监局公布的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曾任浙商证券江苏分公司(原南京大光路证券营业部)总经理助理苏某明,由于私下接受客户的委托买卖股票,且被管理认定为“严重不配合调查”股票配资,被执法开出30万的处罚。

具体来看,苏某明在浙商证券江苏分公司工作的任职时间为2014年11月至2017年3月,期间曾有两段私下接受员工委托买卖的情形:

2015年3月,蒋某玲与苏某明签订《委托理财协议书》,协议期限为2015年3月至2015年9月。此后,2016年4月,蒋某玲与苏某明签订《全权委托股票买卖协议书》,协议期限为2015年9月至2016年12月,委托苏某明管理其银行账户。

国内有名的炒股股票公司_炒股公司_代炒股公司

在此类条款期限内,苏某明使用蒋某玲证券款项先后买卖创兴资源、美都能源、三维工程、和顺电气等股票,截至协议到期日,买入金额共计3010万元,卖出金额共计2828.77万元。在总损失超过67.09万元的状况下,苏某明亦已从中获利。

类似地,在2015年12月,金某华与苏某明签订相关条款。期间,苏某明使用金某华证券款项先后买卖中国人寿、四维图新、海得控制、辅仁药业等股票,截至协议到期日,买入金额共计4.74亿元,卖出金额共计4.06亿元,出现2230.70万元的大额损失。这样的结果,或许是客户们在签署委托合同之时尚未看到的。

“萝卜章”瞒天过海

回顾该案的时间,在2015-2016年期间,A股市场正进入重大变动时期。不难看出,苏某明为用户操作账户的阶段正是市场走势跌宕之际。时逢2015年股灾以后,即便是个别个股出现下跌,但总体行情仍急跌明显,难以把握阶段性行情。

代炒股公司

代炒股公司_国内有名的炒股股票公司_炒股公司

在市场走势变化缓慢后,2016年8月,客户金某华曾与苏某明签订《补充协议书》,将《投顾协议》不保证金某华本金安全设置为确保本金安全,以期规避风险。

然而代炒股公司,经监管调查,《投顾协议》形式上是金某华与浙商证券签订的业务协议,但经法律判定,协议加盖的三枚印章即浙商证券投顾业务协定专用章、法定代表人章、浙商证券南京大光路营业部章均系伪造,且《投顾协议》及《补充协议书》存在多处不完善并且是保本的非法擅自条款。基于此,江苏证监局认为,相关条款实质上是金某华与苏某明个人签署的委托理财协议。

根据中证协信息提示,苏某明于2014年10月办理执业登记,岗位为一般银行销售。在2017年4月股票配资,苏某明办理了入职注销登记,在浙商证券工作时间不足三年。

代炒股公司

江苏证监局指出,苏某明作为证券公司从业人员,私下接受蒋某玲、金某华的委托买卖证券的情形,违反《证券法》规定。且苏某明苏存在明显不配合调查的行为,应当给予惩处。

代炒股公司_炒股公司_国内有名的炒股股票公司

最终江苏证监决定对苏某明给予警示,并处以30万元罚款。

年内查出多起代客炒股违规

在这次浙商证券前高管的罚单公布之际,近期天津证监局也发布了一起对国金证券一线人员刘某义的行政处罚,案由同样为私下接受客户委托自行炒股。虽然当事人并未实际获得收入分成或费用,仍被证监局处以15万元的罚金。

代炒股公司

代炒股公司

易懂数据提示,2020年以来,至少已有来自7家券商的一线人员因私下接受投资者委托买卖股票或者其它违法事宜遭遇执法处罚。此外,由于相关人员、负责人的不慎举动,涉及证券公司也被牵连。例如,万和证券湖北分公司即因时任负责人私下接受员工委托买卖证券、违规买卖股票等问题,被湖北证监局采取责令改正并降低外部合规检查频率措施。

近年来,随着证券公司财富管理发展的突飞猛进,投顾业务也被视为转型的重要举措。然而,部分一线人员打着“投顾”的幌子私下接受客户委托炒股,践踏监管红线,最终自食其果。实际上,投顾业务和代客炒股,看似只是一线之隔,但内容本质都大相径庭。

根据要求,证券融资顾问业务,是指期货公司、证券投资咨询机构接受用户委托,按照约定,向用户提供涵盖银行及期货相关品牌的融资建议服务,辅助用户做出投资决策,并直接以及间接获得经济利益的经营活动。投资建议服务内容包含投资的种类选择、投资组合包括理财规划建议等。

而从违规操作的方式来看,《证券法》对银行公司及业务人员均做出规定,包括:

证券公司办理经纪业务,不得接受用户的全权委托而决定证券买卖、选择股票品种、决定买卖数量以及买卖价格;

证券公司不得以任何形式对用户证券买卖的利润以及补偿证券买卖的代价作出约定;

证券公司及其从业人员不得未经过其予以成立的营业场所私下接受用户委托买卖证券。

自2019年底,基金投顾业务推行已正式启动,从卖家投顾向卖方投顾模式发展箭在弦上。然而代炒股公司,相关业务也只局限在标的规范透明的私募领域,“代客炒股”依然是明令禁止行为。在全产业呼吁“合规、诚信、专业、稳健”的文化观念之时,处在业务最前沿的分支机构和一线员工们的合规意识却有待提高。

作者: 股票配资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