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校长犯下惊天大案:147名客户被骗27亿!民生银行航天桥支行“假投资”案判了

原标题:明星校长犯下惊天大案:147名客户被骗27亿!民生银行航天桥支行“假投资”案判了

三年多以后,此前备受赞誉的民生银行航天桥支行“假理财”案件审理判决。

2020年12月10日、9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分别发布了民生银行北京分行航天桥支行原校长张颖和副行长肖野的一审判决书、一审判决书。终审宣判显示,北京市一中院于2019年12月27日作出(2018)京01刑初69刑事裁定,张颖犯合同诈骗罪,被指控无期徒刑;肖野犯合同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

一审后,北京市一分检要求上诉,张颖、肖野提出申诉。北京市高院本院经过上诉后,于2020年11月29日作出了一审宣判航天桥股票开户,其中张颖维持原判;肖野改判犯吸收客户资金不入账罪,刑期为九年。

判决书显示,张颖担任民生银行北京分行航天桥支行行长期间,自2013年以来,以高息为幌子,诱骗被害人签订虚假的信托产品购入或出售合同,并将购入或认购虚假投资产品的钱款转入其控制的个人银行汇款,骗取147名被害人共计人民币27.46亿余元。张颖将非法的钱款用于购入地产、汽车、奢侈品,向个人、企业借贷额外的贷款好处费。

2017年4月,《21世纪经济报导》曾独家报道该起“假投资”案件,并继续进行跟踪。

明星行长犯下的惊天大案

“1980年出生的北京女孩张颖,一头短发,给人利索能干的觉得”。这是此前航天桥支行“假投资”投资者向21世纪经济报导记者叙述的对张颖的印象。

谁也没有预料到,这个看似踏实,业绩优秀的年轻支行长会犯下惊天大案。

根据张颖自述,她于2011年担任民生银行航天桥支行行长后,为提升业绩,以余额低于正常存款利率的方式招揽顾客去航天桥支行存款。此前,高于正常存款利率的个别,张颖用自己的钱支付。

持续至2012年6月,张颖已无力支付高额的本息,为了维持利润,其再虚构部分违规的增信“过桥”业务骗取用户的钱款使用,从而挪出个别钱款偿还之前的转贷。因借贷虚假的“过桥”高息及之前揽储的增信股票配资,资金亏空越来越大。

2013年起,张颖开始非法投资产品合同,向用户出售虚假的投资产品。最初,其业务“结构性存款”理财品牌并承诺高息。销售这些违规理财品牌时,其先去柜台告诉职员王晓红,待能有员工应去它的柜台做转账业务,但收款人不能把转款人了解收款人的状态,故给它让转账收款收着不让转款人而留给张颖,张颖再和客户解释。

嘱咐好王晓红后,张颖再与员工签协议,并带用户去指定柜台申请付款业务。张颖让用户输入账号,柜员转账,对于用户而言,“理财品牌”即购买完成,但实际上这些钱款转到张颖控制的祁某艳、高某天、池某、崔某琦、崔某强、闫某、王某、陈某健、郑某玲等人在民生银行的账号。这些名义持卡人了解张颖使用它们的账户,但不知道具体用途。

2015年,航天桥支行有个对于资产过千万元客户的“鲸钻高尔夫俱乐部”,如果民生银行正规理财产品成本不高,这些用户选购的投资产品到期后,很可能将钱转到其它证券,航天桥支行的资金量就会增加。为抓住用户,张颖又伪造新的造假理财产品。

张颖告诉该行主管俱乐部的副行长肖野,有购买了这些投资产品的大用户尽快赎回未期满的产品,俱乐部能够接手该品牌的顾客无法享受产品原购入人的年利润。因为这个大用户不愿让人了解自己的真正信息,所以能以其他人的名义签署投资产品出售合同并缴纳产品转让费。蒙在鼓里的肖野和投资副总就成为真的投资产品向用户推广。

21世纪经济报导记者2017年采访投资者时,有投资者表示:“肖野曾经被抢走,后再放进去。在遇到投资者时,他曾坚定地声称自己不知道这些投资产品是假的。”

据张颖自述,“转让合同等文本是肖野找来的,开始时,肖野把做好的出售协议让它,由张颖签转出人的名字。后来,俱乐部购入虚假投资产品的人很多,其冒名签字签烦了,就让肖野看着签。其用陈某健等人的名义与用户签署假的投资产品出售合同,受让产品的用户直接将资金转入其控制的陈某健等人名下的民生银行卡”。

真公章受限后私刻“萝卜章”

令人尴尬的是,这样的虚假投资操作,在民生银行航天桥支行持续了四年多未被看到。购买者中,不乏众多企业家和法官事务所主任,这些聪明却经验丰富的投资者也没有发现其他异常。

2016年9月前,张颖在协议上提前加盖好航天桥支行的业务章。但是2016年9月后,航天桥支行按照民生银行总行的规定安装了印控机,盖章要通过网上的许可手续。张颖无权使用储蓄业务章,就让航天桥支行办公室主任何蕊刻了枚假的储蓄业务章,保管在何蕊处,其他人要在合同里加盖假的业务章,向其请示后至何蕊处盖章。

据悉,购买第一种虚假投资产品的首要是跟张颖熟悉的几个老客户。购买第二种虚假投资产品的首要是肖野和理财顾问李亚慧负责维护的“鲸钻高尔夫俱乐部”的会员,客户非常多。如果碰到客户向张颖要投资总额情况时,张颖就结合对账单编造虚假的理财记录,让何蕊打印出来便于应对。

法院宣判查明,张颖担任民生银行北京分行航天桥支行行长期间,自2013年以来,以高息为幌子,诱骗被害人签订虚假的信托产品购入或出售合同,并将购入或认购虚假投资产品的钱款转入其控制的陈某健、王某、祁某艳、高某天、池某等个人银行汇款,骗取147名被害人共计人民币27.46亿余元。

张颖案发还不是因为资金链断裂。据21世纪经济报导记者此前了解到,是有投资者向其在民生银行的同事讨论一款虚假的网贷产品,但是民生银行系统内并未查到这款产品,北京分行核查还从航天桥支行发现了非法的收据及伪造的空白理财合同。于是, 2017年4月13日,民生银行北京分行行长向公安机关报案。

2017年4月12日,张颖被叫往民生银行北京分行了解情形后,肖野等人指示相关员工删除张颖、肖野、李亚慧电脑中涉及造假理财品牌的相关内容数据,转移张颖、肖野处的伪造理财合同、销售记录和非法的储蓄业务公章等。

本案中参与的人员超过七八名,但是此前大多数均不知道产品的真正情况。

比如员工李某慧表示, 2016年6、7月,肖野告诉它,张颖有个用户能出售已届满的信托产品,受让方只想要支付款项,就可以享有投资产品全年的利润,让其询问鲸钻高尔夫俱乐部的用户或许有人愿意受让。李某慧和王某雨向俱乐部的顾客推销这些转让型的投资产品,其做了近200单。转让的具体流程是,受让客户在航天桥支行签订合同后,其带用户去柜台将受让款转到转让人名下的证券款项,转让人不到现场。这种转让型理财品牌的合同材料,刚起初,其找肖野拿,合同里出售人的名字未签好并加盖了航天桥支行的储蓄业务章。

李某慧也声称,“正常投资产品及信托产品合同在民生银行网站里却会查去并下载,这种转让型理财产品都查不到,肖野说是顶级客户的私人订制版,不对外公开,所以查不到”。

公安机关查获的张颖虚构的民生银行理财产品及非法相关投资产品协议书、转让证明书等提示,这些虚构的投资产品分为两种方式:类型一为虚构期限为一年半到两年,年化收益率高达15%至40%的保本浮动收益型理财产品;类型二为虚构年化收益率为4.5%左右的保本浮动收益型理财产品,张颖谎称该类理财产品的原持有人在投资产品存续期内因故转让投资产品,受让人受让这类投资产品后,能够拥有品牌存续期内的所有收入,而不论出售交易在存续期内将要出现。

“体外循环”背后的高额贴息

张颖骗取用户的大额资金并未进入证券帐户,而是用于体外循环。

根据张颖自述,对于伪造理财产品购入人进入其掌控的陈某健等人民生银行卡的钱款,其垫付赵佳好处费7、8亿元。原来因为增加营收,张颖通过赵佳“购买”存款,除去正常的贷款利率,还必须利用张颖控制的此类个人帐户向赵佳额外支付存款额5%-6%的好处费,赵佳再借贷给贷款客户。

赵佳找来的用户以及海康威视、香飘飘等公司和个人,存款共计100余亿元,张颖共计支付好处费7、8亿元。比如,2015年4月起为海康威视公司在民生银行做定存贴息,在正常存款利率3.25%外,私下会又返存款额3.3%的好处费。扣除中间人的顾虑费后,这些补助分别存入海康威视公司子公司对公账户。不过这种贴息资金在海康威视公司的款项里记成货款。海康威视公司在民生银行航天桥支行共存款七八十亿元股票配资,获得贴息共2亿余元。

赵佳等人的证言显示,赵佳自2011年8月开始,为张颖介绍240余名个人用户定期存款,存款规模56亿元。赵佳自2014年12月开始,为张颖介绍海康威视公司北京分公司、香飘飘公司、大华智联公司三家企业定期存款,存款规模共计96亿余元。

2013年9月起,张颖控制的资金池账户净支付赵佳8.13亿余元,赵佳截留1.538亿余元后,净支付封雷6.594亿余元。封雷截留1.085亿余元后,净支付宋怡5.509亿余元。此外,还有多名中间人层层截留后,净进入杭州海康威视科技有限公司1.78亿余元。

而海康威视在民生银行航天桥支行的贷款,除利息外额外得到的作用费,在海康威视公司的账上记成销售价格,未予以进行公示。香飘飘公司在民生银行航天桥支行存款额外得到的作用费,无法在香飘飘公司的证券帐户入账航天桥股票开户,因此借入用于公司经营的个人账户,由公司财务部门监管使用。

大肆挥霍与高达20亿的窟窿

贴息之外,有了钱的张颖还进行了大肆挥霍。司法会计鉴定意见书说明,张颖及其掌控的陈丽健等人的证券帐户使用资金2亿余元购买房屋、轿车;使用资金8亿余元,向多名个人、公司购买服装、玉石、手串、唐卡、手表等物件,从在案的业务记录看,张颖支付的钱款远超其收到的物品价值。

比如,吴某是张颖的原老板。2014年7月至2017年1月间,张颖从吴某处购买唐卡、和田玉、紫檀等物件,张颖经常购买费用几百万元甚至上千万元,共计一亿余元。

另外一家楼东大街“运转堂”的经营者也承认。2012年起,张颖从其处入手佛牌、手串、钻石等共计花费4亿元。

公安机关查获的在案房产情况显示,公变卖四合院1套、房产19套、车位10个。

法院认定,张颖花费8亿余元购买的玉器、唐卡等物件,从购入的平台、购买的价位、物品本身来看,均不具备保值的属性,很难予以变现,更不其实变现后得到高额的收益。张颖虽在2016年后,花费2亿余元购买了个别房屋,但占涉案财物的比重极低,且此类房屋多在对方名下,张颖能否实际掌控不无疑问。此外,张颖使用1800余万元为其与王飞办理移民、在国外购置房屋、土地。

与张颖奢华的消费相比,背后是民生银行先行承担了责任,兑付了投资者,弥补了“窟窿”。

判决书显示,案发后,自2017年5月至2019年4月间,民生银行代为赔付21.71亿余元,代为赔付了赃款144名被害人的所有索赔,1名被害人的个别损失;尚有2名被害人的代价全部已受偿。受偿的被害人声明将在诉讼中的所有财产权益或者向税务机关办理费用(包括但不限于退赃款、赔偿款等)的权利转让给民生银行。

经过再审后,北京市一中院认为,被告人张颖以涉嫌占有为动机,伙同被告人肖野在签订合同过程中,虚构事实、隐瞒真相,骗取别人钱财,其两人的情形均未构成合同诈骗罪。一审宣判张颖犯合同欺诈最,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力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肖野犯合同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剥夺政治权力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

对于犯案财物,法院判令被告人张颖退赔违法所得。在案查封、扣押、冻结的赃物,折抵张颖的退赔款,在赔偿未能受偿被害人的索赔后股票配资,发还民生银行;与犯罪事实无关的,退回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处理。

一审后,张颖和肖野均不服提出申诉。北京市检察院第一分院提出诉讼,认为,一审判定肖野明知涉案理财产品违规却帮助张颖销售,属于认定事实错误。

北京市检察院支持一审,并指出,“一审宣判认定肖野构成合同诈骗罪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采用民事推定的方式判定肖野明知涉案理财产品为伪造,未能充分考虑到本案相关结论的合理性,全案未能排除合理质疑,导致一审判决定性错误、量刑畸重。北京市一分检以肖野不构成合同诈骗罪的再审条件合理,但仅对肖野后续销毁证据的情形认定为帮助毁灭证据罪,未对肖野客观上帮助张颖销售涉案理财转让产品部分的情形予以刑事不法评价,未能充分发挥刑罚的报应与治疗功能,属于不当。肖野应当形成吸收用户资金不入账罪。故请求终审法庭予以纠正”。

2020年11月29日,二审法官做出的宣判采纳了检察院的撤诉意见。维持张颖的二审宣判,改判肖野构成吸收客户资金不入账罪,判处有期徒刑九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九万元。

作者: 股票配资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