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吃掉”券商,会拿存款人的钱到炒股吗?

“证监会有其实向商业银行发放券商牌照”的传言传开后,有的股民热烈地等待道:银行入场,中国股市终于可以到散户化了;也有些股民一脸不解:拿存款人的钱到炒股,真的好吗?

一般人想到银行就俩字:有钱!想到券商也是俩字:炒股!

所以,看到银行+券商的组合,才会有中间的误解:中国更有钱的机构应来炒股了。

其实,炒股的是私募公司,券商只是负责开户。所以,银行拿下券商牌照,不是下场炒股的,这背后,是一盘大棋,一张徐徐拉开的大幕。

为何不让证券发券商牌照?

现在仍然能让证券发券商牌照?先想知道拿公司钱去炒股,之前为何不让证券发券商牌照。

在黄达教授编著的《金融学:货币银行学》一书中股票配资,对此做了详细的推荐,一言以蔽之,上世纪90年代,银行经营期货业务出了成本。

建国后至转型开放时期,我国银行业务非常纯粹,不存在分业、混业问题。上世纪80年代中期以后,四大国有银行纷纷设立证券营业部,开始了混业经营。

但与印度等发达国家的综合经营提出“防火墙”机制(股东层面混业,经营层面隔离)不同,当时我国四大行的混业是所谓的“混在一起”,资金调度实质上是一个锅里开会,决策则是领导说了算,不同业务之间缺少防火墙,很快就形成了长期的风险:

“从1992年下半年开始,社会里产生了房地产热跟股票热,银行长期贷款资金流向证券市场和房地产市场。这显然引起股市的猛烈变化和一系列违规丑闻的出现,而且让商业银行损失惨重,呆账、坏账激增股票配资,加大了信贷行业的系统性风险。”

在这些状况下,1995年颁布的《商业银行法》明确了严厉的分业经营原则,要求商业银行不得从事银行经营销售,一直延续迄今。

问题是,从国际策略看,混业已是主流。

德国、瑞士等国家仍然是混业经营状况;美国吸取大萧条的教训,在上世纪30年代确立了分业经营原则,英国、日本赶超,但上世纪90年代拿公司钱去炒股,为提升商业银行竞争力和金融业活力股票配资,美国跟中国等国家正式终止禁令,默许甚至支持大中型银行的混业经营,允许央行、保险公司、证券公司等互相渗透、充分竞争。

可见,并非混业经营从根子上常常出成本,更多地应看能不能正确地“混业”。

当前,随着我国金融机构治理体系的提高,防火墙问题不再是障碍,顺应市场建设策略,混业经营自然被提里日程。

券商航母,离不开银行

任何创新都是有效率的。所以另一个问题是,既然尚未十分了,券商的销售自有券商来作,保持状况不好吗?为何一定要让银行掺和进来呢?

在不少人看来,给证券发券商牌照,是源于对银行的钟爱。真相是,要成为可与国际厂商匹敌的“券商航母”,由证券来作胜率更大。

各类金融销售,无论是经销贷款或者投资银行,做的都是风险管控的生意,或分散成本,或迁移风险,或对冲风险。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与风险打交道,难免被风险反噬。各类金融机构中,只有银行的防成本效率最强,在银行的救助责任之下,银行基本拥有“不死金身”,而其余金融机构,很容易在时间的长河中落水退场。

所以,打造券商航母,背靠银行,更容易“剩者为王”。

以中国为例,次贷危机之前,高盛、摩根士丹利、美林、雷曼兄弟、贝尔斯登等五大独立投行叱咤华尔街,风头和影响力与花旗银行、美国银行等证券巨头相比不遑多让。

2008年,在次贷危机冲击下,五大投行摇摇欲坠。贝尔斯登、雷曼兄弟相继解散倒闭,美林证券被美国银行并购,高盛、摩根于2008年9月21日被核准改组为证券集团公司,方才逃过一劫。

正由于此,有人讲2008年金融危机几乎消灭了独立投行,催生了全能银行主导金融体制时代的到来。此言不虚。

就美国而言,商业银行一直是信贷机制的压舱石。2019年,国内133家券商,总资产7.26万亿元,仅为银行业总资产的2.5%;净利润1231亿元,也仅为商业银行净利润的6.2%。

作者: 股票配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