配资客户被强平 打官司能赢吗?

配资炒股强平

新京报漫画/高俊夫

■ 观察家

这种安排似乎没有什么不公平,是资本行业反复较量中产生的稳固规则。其也可以说是由当事人自行定制的非常商事合同,而非信托法意义下的交易安排。

在今天过去的股市震荡之中,许多通过银行公司融资和场外配资方式进行股票交易的投资者由于银行股本大跌股票配资,而遭到了强制平仓。在战事最为紧迫的7月8日,不少融资配资商已让投资者补交保证金的机会而立马平仓。可以想见,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将有不少此类法律争议发生在法庭。

最高法院已经为此类案件的处置方法作出严格指导。但《人民法院报》近期刊登了一起判决结果,引发众多关注。该案中,投资者叶某于2013年与某证券公司签订“结构化证券投资资金信托合同”,投资者自出500万元,信托公司提供1500万元,即以1:3的配资比例产生2000万元的经费,以私募财产的方式由投资者自行操作买卖,但理财公司通过与投资者的期货经纪公司的合作关系,保留了对款项的控制权。双方仍承诺了预警线跟止损线。

这实际上和银行公司融资交易的结构几乎同样,只不过杠杆率更高,对投资者来说潜在的利润和成本更大。后来,由于叶某投资结果不佳,所监管的债券财产单位净值超过预警线,又再次迅速追加资金。最后,尽管他实际累积投入资金五百多万元,但被强制平仓后只拿到了36万元。

叶某因此裁定信托公司在签订合同时存在误导、强行平仓违反承诺。而立案此案的厦门市中级法院认为,叶某已经在签署证券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风险申明书时,手抄确认“已详阅并充分解释信托文件”的字样,主张重大指责并不成立。产品设计也兼具了成本与风险,不存在显示公正之处,故判决了其主张。

厦门法院对本案做出的细化判决被《人民法院报》“转发”,虽不属于即将官方指责配资炒股强平,却不仅是一个信号。

值得注意的是,本案审判长充分认识到了该类投资产品的高风险性,并呼吁投资者审慎选择,但他觉得就算信托公司或第三方代为推介机构(如银行公司)向投资者充分理解跟揭示了成本,就可以免责。

尽管不少普通人对银行公司和信托公司可能“傻傻分不清”,但本案结果从刑法角度看,还有很多有趣之处。

证券投资交易款项中的期货与经费之司法判定一向存在分歧。只不过对银行公司融资来说,由于有《证券公司融资融券业务管理办法》等成文法的具体要求,而能规避此现象,按照证监会要求的详细过程到作即可。

但是,信托公司配资时采用的性能是债券协议。按照《信托法》设定的理论,信托设立后,委托人不再支配信托财产,而由受托人负责监管。但本案中都倒过来,委托人(投资者)拿着自己投入的钱跟其它委托人的钱(信托公司提供的资金)从事日常交易股票配资,只要不触碰止损线,受托人就不能干涉。但能触碰了止损线,受托人就可以完全不顾委托人(同时也有通常受益权人)的死活配资炒股强平,力保3倍配资提供方的本金安全即可。

这种安排似乎没有什么不公平,是资本行业反复较量中产生的稳固规则。其也可以说是由当事人自行定制的非常商事合同,而非信托法意义下的交易安排。但信托公司这么作只是完全没有法律合规风险。倘若本案这样的上诉另辟蹊径,以证券合同违反宪法条例,应判定无效为由而上诉,或许不是每个法官就会驳回他。

因此股票配资,在资本行业交易情形日渐多元化的现在,针对配资的法律条文中,依然还有许多细节必须建立。这不仅仅是投资交易合法性上的意愿,也事关资本行业未来的管控依据。

□缪因知(中央财经大学法学院副教授)

作者: 股票配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