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管部门接连发声严查场外配资 治理乱象须防打疏

□ 本报记者 文丽娟

场外配资由来已久,每逢股市回暖便逐渐“热闹”。连日来,A股市场持续放量上涨,投资者入市热情消退,场外配资平台随之活跃,大有死灰复燃之势。

在市场情绪高涨之时,证监会、银保监会先后喊话场外配资。

7月8日,证监会表示,场外配资属于违法证券销售活动,配资经营者将被予以惩处法律责任,并集中公布了258家非法从事场外配资平台及其营运机构,提示投资者场外配资风险。7月11日,银保监会表示,督促引导资金“脱虚向实”,严禁银行保险机构非法参与场外配资,严查乱加杠杆和套利炒作行为。

所谓场外配资,是指投资融券以外的、所谓的股票配资公司公开借钱炒股。接受《法制日报》记者专访的业内人士指出,两个金融管理部门一周内先后发声严查场外配资,是因为目前我国经济却陷入复苏阶段,如果放任自流让公司资金、社会资金进入股市投机,可能会给实体经济产生更大的攻击。随着新证券法实施,政策不允许、市场不信任、监管部门严管理,场外配资业务不会再有发展空间。

集中曝光收效甚微

配资平台仍然活跃

“一些不法机构或个人创建场外配资网站、手机App、微信公众号等平台,宣称提供最高10多倍的炒股资金,以‘您炒股、我出钱’‘杠杆炒股、盈利高’‘实盘交易、门槛低’‘资金安全、提现快’等为炒作,诱导投资者参与场外配资活动。”7月8日,证监会发文作出此类场外配资风险显示,并集中公布了一批涉嫌从事场外配资平台,共计258家。

《法制日报》记者梳理发现,这258家非法从事场外配资平台所属行业分类鱼龙混杂,涵盖技术公司、资产监管、商业商贸、投资管控、投资咨询、网络技术、金融信息服务、文化传播等行业,甚至也有养殖领域。

然而,证监会此次公布可能并不足以警示这些违规从事场外配资平台。《法制日报》记者注意到,这些被公布的配资平台大多数仍然非常活跃,配资业务也在正常启动。以公布榜单中的“顶级配资”为例,该平台不仅有按月配资,还有按天配资,配资金额低到100元,杠杆高至10倍。

“168配资”的配资业务也一直“正常经营”。截至7月13日23时,该平台数据显示,累计配资人数已达35.68万人,累计配资金额达368.54亿元股票配资,累计销量获得685.47亿元。其中,按月配资余额526.78亿元,按天配资余额268.54亿元。

此外,《法制日报》记者看到,被公布的配资平台中,有很多公司已涉足场外配资业务多年,合作模式跟资金来源花样百出。

以“宝尚”为例,其营运机构深圳市宝尚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会按照配资者的资金量大小,采用不同的资金渠道。该公司官网介绍称,“宝尚”是由宝尚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投资并营运的致力于银行配资借贷业务的居间服务网站,通过与第三方支付平台、证券公司、银行合作股票配资是什么罪名,做到保证金支付平台充值监管、交易款项证券公司监管、账户资金银行托管,为股民提供健康、快捷、灵活的资金。有舆论报道,宝尚电子的大额配资账户通过一家第三方支付机构进行,大额配资账户则直接通过转帐支付。

场外配资危害甚巨

违法行为务必严打

据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介绍,提供场外配资的机构大多是一些皮包公司和真正的“资金贷款公司”,利用网页、微信和App误导诱惑股民,以钱炒钱,收取比银行公司高出若干倍的场外配资利率和高额佣金,获得暴利。

在董登新看来,场外配资提供的高杠杆资金除了能妨碍行业秩序,加大股市波动,也必然对投资者个人财产导致亏损。甚至,有的配资平台提供的账户根本没有券商接口,投资者下单根本没有报入场内,即没有真正买入股票或者期货,只是在配资平台提供的账户里提示持仓,实际上与配资平台形成了对赌,即“虚拟盘”。

“场外配资再抬头,主要危害是必然引起资金面失控,一旦股市总体持续上升,若未能第一时间套现,配资机构就有必然卷入泥潭,从而导致股市流动性危机。”知名经济学家宋清辉说。

因此,监管层近年来频频出手,严打场外配资。

证监会近日表示,根据新颁布的证券法规定,证券投资融券业务属于银行公司专营销售,未经证监会批准,任何单位跟个人不得经营。场外配资活动实质上属于只有证券公司才能予以落实的期货投资融券业务,相关机构或个人已获得特定证券销售经营许可从事场外配资活动的股票配资,构成违法证券销售活动,属于违法行为,将被予以惩处法律责任。

此外,2019年11月,最高人民法院发布《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在提出场外配资违法性的基础上,明确了场外配资合同属于无效合同,场外配资参与者将另行承担相关成本跟责任。

《法制日报》记者依据公开资料整理发现,目前,在多起配资合同民事纠纷中,法院未宣判配资合同无效,因配资合同获得的财产,配资人必须给予返还。也有多人因配资被警方认定为构成非法经营罪而被判有期徒刑,设置“虚拟盘”骗局的,则被判诈骗罪。

截至7月13日,在全球裁判文书网上以“配资合同”和“合同无效”为关键词进行搜索,今年以来共有42起民事判决书,其中浙江省法院的裁定书最多,有23起;以“配资”和“非法经营”为关键词进行搜索,今年以来,共有9起刑事判决书和判决书、2起民事判决书和判决书。

6月30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发布的福建省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关于林某、黄某、黄某华等非法经营罪二审刑事裁定书显示,林某、黄某、黄某华3人与某某策略公司合作从事配资炒股业务,由业务员拨打热线诱使顾客下载某某App,进行配资炒股。

其后,林某注册建立“某1策略”公司,并找人设计某1App平台进行推广,让业务员以虚拟的高倍配资,谎称专业的同学指导操盘赢面超过百分之七八十,制作虚假的盈利截图等方法促使被害人在已连入真正股票市场的某1App交易系统上进行股票买卖,客户存入平台上的总额均处于3人申请的某1公司的对公账户,并未流入真实的股票市场。3人共计吸引用户资金存入(入金)数十万元。

因此,黄某、黄某华被判有期徒刑二年三个月,并处罚金2万元。其余三人分别被判一年八个月和二年一个月,并处罚金1.5万元和1.8万元。

加强管控共筑防线

维护资本市场秩序

被指出是2015年“股灾”罪魁祸首的场外配资,一直是牵动A股市场更脆弱的神经,证监会及各省证监局此后对辖内内的券商三令五申,严禁为场外配资提供其他便利。总体来看,场外配资明显收敛。

多个证券公司从业人员告诉《法制日报》记者,近两年市场环境已有巨大的缓解,基本已发出有投资者反映接到配资公司的热线或短信。

然而,由于网络环境下引流与展业十分便捷,违规机构不断出新花样,也让监管带来了新挑战。

此次证监会集中公布一批涉嫌从事场外配资平台及其营销机构之举,在宋清辉看来,将对配资公司产生巨大的影响股票配资是什么罪名,“配资江湖”将产生渐变,可能会使配资公司更隐蔽运作,也可能会让个别配资公司就此“收手”。

“‘牛市’氛围下,场外配资十分活跃,证监会公布配资公司是因为保护投资者,但公布究竟是否起去明显的遏制作用,尚待进一步分析。”宋清辉说,“不过,严监管之下,预计场外配资难成气候。”

据了解,除了公示场外配资平台,目前,证监会以及相关证监局正在配合公安机关大力整治场外配资平台和机构,目前已有数宗非法场外配资案件进入法律文件。下一步,证监会将协同配合市场监督部门、网信部门对场外配资广告、场外配资平台进行清理和关闭。

对于能够进一步遏制场外配资违法造假情形,银河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刘锋认为:首先,监管层能做好投资者教育股票配资,加强投资者适当性管理和投资者账户管理;其次,要弄清违法造假的配资平台是怎样将资金“送”入股市的,即建立对账户异动的管控;最后,要整顿配资公司性质及其非法擅自资金的来源。多方合力,从源头上禁止场外配资违法私自行为,维护资本行业秩序。

宋清辉则建议,治理非法场外配资乱象,要从“防”“打”“疏”三方面着手。

“通过严格的规章、完整严谨的管控系统,让监管者与投资者共筑防线。打击场外配资违法私自行为应该常态化,监管机构应继续加强检查力度,积极调查处置,及时给予曝光,严格依法惩处;涉嫌诈骗的,移送公安机关立案受理,依法惩处刑事责任。”宋清辉说,“同时也能探索,如何在成本可控的前提下,满足更多投资者的杠杆交易必须。”

作者: 股票配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